首页 >新闻 > 金融 > 内容

瑞典是创业的最佳地点吗

金融 2019-12-04 16:37:19

对于IT行业的许多人来说,他们的梦想是创办一家科技初创企业,将其发展成为下一个谷歌或苹果。个别初创企业在欧洲、中东和非洲蓬勃发展,但从员工到租金、退出潜力到政府支持,各国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但哪个国家最适合你刚刚起步的科技公司呢?ZDNet研究了该地区的一些主要中心,以及每个中心可以为启动表带来什么。

过去10年,瑞典初创企业的一连串大规模退出,帮助该国首都斯德哥尔摩催生了一个活跃的科技社区。但是,与欧洲大城市的吸引力不同的是,吸引外国初创企业到如此遥远的北方来的可能性似乎微乎其微。

瑞典的市场只有900万人口,几乎没有天使投资者,有两家主要的风险投资公司,对人才的激烈竞争,高额的个人所得税,而且没有政府对初创企业的直接支持,因此瑞典似乎不是创办新科技公司的理想之地。

我从很多来到这个国家的风投那里得到的一个问题是“你的水里有什么?”——约翰·布伦南(Johan Brennan)

然而,瑞典不断取得重大成功,去年吸引了2亿美元来自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的资金,这些公司希望尽早在瑞典的市场创新中分一杯羹。

“我从很多来到这个国家的风投那里得到的一个问题是‘你的水里有什么?布伦南(Johan Brennan)说。

“过去7到10年间,每年都会有10亿美元左右的公司从北欧人手中诞生。”

他提到的瑞典公司包括:2008年Sun Microsystems以10亿美元收购的MySQL、如今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的商业情报公司QlikTech、游戏公司Mojang,以及Spotify和支付公司Klarna等更近期的明星公司。

早些时候的大规模退出对瑞典的创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帮助打破了瑞典社会对创业的耻辱感。

社交礼品服务网站Wrapp的首席执行官、瑞典初创企业领域的先锋派人物哈加尔马尔•温布雷奇(Hjalmar Windbladh)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一名企业家“并没有得到高度重视”。

Winbladh在1999年以1.3亿美元的价格将移动软件公司SendIt AB出售给微软。从那时起,他创办了网络电话公司Rebtel,同时也是Creandum的顾问。

新兴之星iZettle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雅各布•德吉尔(Jacob De Geer)表示,人们甚至认为,与创业相比,赌博是一种更容易接受的赚钱方式。这家类似广场的公司为欧洲中小企业提供移动支付服务。

德吉尔说:“如果你通过赌博或彩票赚钱,那还可以。“对大多数其他事情来说,赚钱和赚钱在那个时候并不合适。”

德吉尔表示:“随着企业家纷纷退出,人们突然发现还有其他赚钱的方式,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没什么问题。”

或许对新一代初创企业更重要的是,早期的成功激励了一代软件工程师跳出麦肯锡的传统咨询工作,或成为爱立信的工程师。

德吉尔说:“突然之间,他们变成了书呆子,赚了一大笔钱。如果他们能赚钱,我也能赚钱。”

瑞典市场规模小是一个制约因素,但瑞典初创企业可以利用这一点。

“如果你在旧金山或旧金山湾区或其他地方,你会发现最大的市场,但在瑞典,你会发现最好的测试市场之一,”Winbladh说。

瑞典政府可能不会向初创企业提供任何直接激励,该国的基础设施——电信、教育和机构——帮助提供了高宽带和移动普及率,以及精通技术的人口。

“我得说,与欧洲其他市场相比,斯堪的纳维亚人接受新技术的速度要快得多。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优势,测试的东西在瑞典,然后推出到美国,”Windbladh说。

了解到拓展比瑞典更大的市场是必要的,可能也会促使那里的企业家从一开始就想得更大。

“如果你在德国或英国创业,你的国内市场很大,因此在走向国际之前,你可以先在国内市场转一圈。北欧人迅速变得更加国际化,这可能是一个优势,”Creadnum的布伦南说。

德吉尔表示同意。“如果我们不以全球或泛欧洲的雄心来启动这个组织,那么我们的公司只能变得这么大。”

但在任何一家初创公司考虑走出去之前,它都需要在这方面寻找人才。斯德哥尔摩有其利弊。

卡尔•沃尔德克兰兹是初创公司TicTail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帮助小企业建立网上商店。一个月后,他意识到自己在与谁竞争人才,于是回到了瑞典。

“在瑞典,我们可以创办一家公司,我们可以找到世界级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而不必与square、facebook、谷歌和苹果(Apple)竞争。”我们可以找到世界级的人才,而不需要太激烈的竞争。

然而,斯德哥尔摩创业场景中最强大的方面之一是社区成员之间的知识共享,这再次得到了这座城市相对较小的规模的支持。

“在斯德哥尔摩,我们有一个非常棒的非正式网络。我们下班后一起出去喝啤酒。我们和Wrapp的人是朋友,我们和Spotify的人也是朋友。”

这意味着位于Waldekranz的start-up可以利用iZettle的De Geer,后者在遇到问题或帮助他人时也会伸出援手。

“我有很多年轻的企业家在为他们的第一家公司工作,他们想知道如何筹集资金,如何接触风险投资家。它非常开放,很容易进入,”德吉尔说。

“我也一样,我花时间和赫贾马尔在一起,但我也可以去和(Spotify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埃克(Daniel Ek)或Klarna的伙计们谈谈。他们比iZettle领先几年,也经历了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些挑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