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汽车 > 内容

大众汽车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之间的案件

汽车 2019-11-25 20:54:28

大众汽车(Volkswagen)德国总部可能面临比7500万美元罚款更大的罚款,后者已经是澳大利亚同类罚款中最高的,原因是该公司对在排放测试中作弊的柴油车“误导或欺骗行为”。

然而,在福斯特法官今天在悉尼联邦法院做出保留决定后,听证会的结果和罚款总额可能要过几个月才能知晓。

福斯特法官对大众汽车公司操纵其汽车通过检测,但却在路上排放有毒气体的行为表示了谴责,并指责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对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太过宽容。

他曾对ACCC的高级律师杰里米•柯克(Jeremy Kirk)开玩笑说:“在我们这个时代,你们实际上是站在同一边的……和平。”

ACCC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大众将支付7500万美元罚款和400万美元的法庭费用。这是另外一笔8900万美元至1.27亿美元的单独集体诉讼赔偿。

作为和解方案的一部分,ACCC驳回了针对大众汽车澳大利亚公司(Volkswagen Australia)和奥迪澳大利亚公司(Audi Australia)的所有订单,转而对该公司的全球总部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采取了行动。

7500万美元的罚款将是澳大利亚最高的此类罚款,但与大众汽车在海外面临的数十亿美元罚款相比,只是九牛一马。

大众汽车澳大利亚公司游说要求“不承认”和解,因为该公司目前在英国和美国面临“柴油门”的法庭案件,并且不希望澳大利亚的裁决树立一个国际先例。

福斯特法官质疑7500万美元加上法庭费用是否是“适当的惩罚”,并表示应该是“这个数额的好几倍”。

福斯特法官表示:“重大威慑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他强调,罚金的最终数额将“由法院决定”。

ACCC的Kirk SC表示,7500万美元的罚款加上诉讼费用已经是之前罚款的“三倍”。2019年9月,ACCC向培训学院Empower学院拨款2650万美元,2018年4月,它以“不合理”行为对福特罚款1000万美元。

不过,福斯特法官表示,先前的罚款是“无关紧要的”,“处罚应由法院决定”。联邦法院在拟议的和解协议中对“不承认”协议采取了例外态度。

福斯特法官说:“我感到很困惑。“我真的被那份意见书激怒了”。他在授勋时问ACCC的高级律师,澳大利亚公众是否希望“人民的捍卫者”“做德国人想做的任何事?”

福斯特法官说,“悔罪”和承认错误是实施惩罚的考虑因素之一,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们(大众)不会在这里这样做”。他的荣誉表示,悔悟不仅要看他们(大众)承认了什么,还要看他们没有承认什么。

读完声称某些大众柴油车会超过排放标准,因此没有遵守澳大利亚规定,因为“这两个模式软件旨在创建一个假象…”而实际上并没有遵循,ACCC的柯克SC告诉法庭“双方同意经过三年的“诉讼”太艰苦了。

ACCC的Kirk SC还称,作弊软件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复杂的、详细的和长期的计划”,是对法规的“重大和巨大的违反”,大众从此陷入了“痛苦的世界”。

福斯特法官表示,大众对其柴油发动机软件的操纵“不仅仅是一起事故,这是他们作为一个企业实体……选择这么做的唯一目的是欺骗监管体系”。这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营销决策,目的是让他们在市场上占有优势。”

早些时候,福斯特法官表示,大众汽车事件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公众对此感兴趣,因为“在我看来,公共利益包括对有可能破坏环境和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和呼吸的公民的行为进行监督”。

福斯特法官说,过滤不当的柴油排放“对人类有害,对环境有害……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他的荣誉在听证会期间多次表示,罚款可能高达5亿美元,大众汽车的法律团队认为这个数字“高得惊人”。

ACCC的法律团队向法庭讲述了大众汽车在海外受到处罚的众多例子,福斯特法官回应称:“我是被告知美国的罚款,而这些罚款是唯一被处以的罚款吗?”福斯特法官接着问,是给了他“全貌”,还是给了他“选择性”的材料。

“这只是又一次罚款吗?”肯定会有很多这样的人,”福斯特法官说。“我在考虑什么是适当的惩罚,我在看你同意什么。

可能比你同意的要大,也可能比你同意的要小。”

福斯特法官表示,大众汽车因在美国和欧洲销售装有作弊软件的柴油车而受到“惩罚”,但在澳大利亚还没有。

这一丑闻是在四年前爆发的,当时大众被发现不止一次作弊,而是两次作弊。

2014年5月,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在一辆大众(Volkswagen)汽车的后备箱上安装了体积庞大的测试设备,并在一次漫长的道路测试中测量了它的排放量。

测试人员震惊地发现,与实验室相比,高速公路上的排放量急剧上升。

他们认为这辆车有故障,于是在实验室里对同一辆车进行了重新测试,结果这辆车通过了排放规定。

这些测试者将他们的发现——以及他们的怀疑——传递给了美国环境保护局。

当美国当局就现实世界的驾驶考试后发现的违规行为首次与大众接触时,这家汽车制造商表示,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并召回了50万辆汽车。

几个月后,当美国环境署(US environment agency)对大众汽车(Volkswagen)的汽车进行重新测试时,这些汽车的仪表也出现了问题。

直到美国当局威胁要停止未来所有大众柴油车的销售,这家德国公司才最终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2016年,大众汽车(Volkswagen)高级执行官克里斯蒂安·布尔曼(Christian Buhlmann)告诉dnews.com.au:“我推广柴油车已经很多年了,根据我现在掌握的知识,我知道过去我说过一些我不应该说的话……但我当时没有(相关知识)。”

“我们能做的就是弥补过去的错误,生产更好的汽车……并为1100万辆汽车寻求补救措施。”

排放检测专家认为,大众汽车发明了作弊模式,以阻止发动机和尾气粘稠物的积聚,从而降低服务成本。

从那以后,大众公司开发了一种软件,可以知道汽车在实验室条件下的测试时间,由于环境温度、驾驶类型以及只有两个前轮在移动的事实,因为当时新车总是在实验室条件下测试。

一旦装有作弊软件的汽车在现实世界中行驶,防污染系统就会失效,直接将致命毒素排出尾气。

排放测试员说:“这些车是在一个滚动的路面压力计上测试的,所以前轮是旋转的,后轮不是,方向盘也不动。”

“然后你必须在7秒内加速到50公里/小时,以模拟城市驾驶的开始,测试必须在20到30摄氏度之间进行。”

“如果汽车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它可以利用目前车上的所有传感器,它就会知道自己正在进行排放测试。”

大众(Volkswagen)、奥迪(Audi)和斯柯达(Skoda)在全球召回了约1100万辆汽车,其中约10万辆在澳大利亚被召回。这家德国汽车巨头已被美国和欧洲当局罚款数十亿美元。

此外,大众汽车在美国花费约74亿美元回购了35万辆柴油车,存放在全国37个工厂。

下列装有1.6升或2.0升EA189柴油引擎的车辆的若干版本受影响,车主可获赔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